稿件来源: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就在国足40强赛苏州首战以7比0大胜关岛之后,中国足协在昨天下午做出了一个重磅决定:40强赛A组余下的所有赛事不再放在苏州举行,整体转移到阿联酋的迪拜进行。中国足协全力为国足的出行做好协调工作。

  中国足协从大局出发决定易地

  作为国足在40强赛上的第二个对手,马尔代夫队本来应该在6月3日在苏州与国足作赛,他们按照计划将在阿联酋当地时间5月30日晚与A组目前的头名队伍叙利亚队一起乘坐包机,从迪拜启程奔赴上海入境。入境后经过必要的检测以及隔离后,两队6月1日前往苏州进入“红区”。

  根据我国的防疫要求,乘坐包机人员必须在72小时以内做两次交叉检测,有新冠病史的还要增加一次X光检测。经过5月27日、28日的两轮检测,叙利亚全队49人中8人有新冠病史、3人接种过疫苗。最后4名球员、7名官员一共11人检测有问题,中国大使馆没有给他们发放通行绿码;马尔代夫全队34人7人有新冠病史、全部接种过疫苗,但是有4人在21天内核酸检测是阳性。34人在迪拜的第一轮核酸检测中1人呈阳性,第二轮又有1人疑似阳性,已被迪拜当地疾控中心隔离治疗。由于马尔代夫和叙利亚两队的其他成员都属于密切接触者,因此包机无法起飞。

  但是按照国际足联现行的规定,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的球员,只要赛前核酸检测不是呈阳性的就可以参加比赛。马尔代夫队和叙利亚队都没有因为起飞前队伍出现核酸检测呈阳性的球员而主动“退赛”,因此亚足联不可能就此剥夺他们的参赛资格。无奈之下,亚足联在5月31日凌晨与中国足协和中国赛区组委会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磋商此事。根据亚足联的建议,中国足球协会最终从大局出发,决定把40强赛A组剩下比赛不再放在苏州进行,转移至阿联酋迪拜继续进行,中国足协将全力做好赛事的各项备战工作。

  此外,菲律宾队原计划单独包机于5月31日从多哈前往上海。在接到亚足联的易地通知后,也立即改变了行程。

  国足与马尔代夫队一战或稍推迟

  此次变故虽然很突然,但国足并没有因此而丧失信心。从表面上看,国足最大的损失就是失去了苏州主场的天时地利人和。首场对阵关岛,苏州奥体有超过3万球迷到现场支持国足,这也是全球疫情暴发后上座人数最多的一场国际A级足球赛事。如今临时改去迪拜作赛,国足的主场优势没了,而且迪拜当地白天的气温超过35摄氏度,这将成为国足最大的考验。

  根据原定赛程,国足要在6月3日、9日和15日相继对阵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其中打完马尔代夫队后,国足的后两场比赛都有近一周时间的休整。亚足联目前还没有敲定40强赛A组剩余比赛易地迪拜后的具体赛程如何修改,但大概率维持6月15日完赛的原计划。从实际角度推测,国足6月3日与马尔代夫一战可能会稍微推后,中菲、中叙两场比赛的间隔期也会相应缩短。

  在做出40强赛A组易地的决定之后,中国足协也火速行动起来。根据目前的计划,国足应该最快在6月2日晚上从上海启程乘坐包机前往迪拜,但具体时间还需要和亚足联沟通。中国队算上防疫工作、后勤保障及医疗团队成员,可能将有约150人一同前往迪拜,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中国足协也已经对外通告了原苏州赛区后面三场比赛的退票操作流程。

  与此同时,国足考虑到归化国脚费南多因伤无法参加本次40强赛,因此火速从长春亚泰征召了谭龙到队,一起出发前往迪拜。尽管事发突然,但国足上下目前依然保持强烈的自信心,因为无论对手怎样变化、主客场环境如何变化,争取剩下3场比赛全胜依然是他们不变的目标。

  复赛的中超或整体后移一个月

  40强赛A组赛事临时易地,不但对中国足协、苏州组委会和苏州的球市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还会直接影响到下一阶段的中超联赛。

  由于国足要在境外作赛,那么比赛完回国后必然要面临至少14+7天的隔离,这对原计划6月21日复赛的中超联赛影响重大,中超各队都很难接受各自国脚的缺席。所以中超的整体赛程是否延后?新的赛程怎么排?会不会因此导致赛制都要更改?这将成为中国足协和中超联盟筹备组立即要考虑的问题。